宿五松山下荀媪家

 
作者: 唐代   李白
我宿五松下,寂寞无所欢。
田家秋作苦,邻女夜舂寒。
跪进雕胡饭,月光明素盘。
令人惭漂母,三谢不能餐。

我宿五松下,寂寥无所欢。
我寄宿在五松山下的农家,心中感到十分苦闷而孤单。

田家秋作苦,邻女夜舂寒。
农家秋来的劳作更加蒙忙,邻家的女子整夜在舂米,不怕秋夜的清寒。

跪进胡饭,月光明素盘。
房主荀媪给我端来菰米饭,盛满像月光一样皎洁的素盘。

令人惭漂母,三谢不能餐。
这不禁使我惭愧地想起了接济韩信的漂母,一再辞谢而不敢进餐。

1、詹福瑞 等 李白诗全译 石家庄 :河北人民出版社 ,1997 :814-815
2、裴 斐 李白诗歌赏析集 成都 :巴蜀书社 ,1988 :384-386

我宿五松下,寂寥(liáo)无所欢。
五松山:在今安徽省铜陵市南。媪(ǎo):老妇人。寂寥:(内心)冷落孤寂。

田家秋作苦,邻女夜舂(chōng)寒。
秋作:秋收劳动。田家:农家。秋作:秋天的劳作。苦:劳动的辛苦,心中的悲苦。夜舂寒:夜间舂米寒冷。舂:将谷物或药倒进器具进行捣碎破壳。此句中“寒”与上句“苦”,既指农家劳动辛苦,亦指家境贫寒。

跪进(diāo)胡饭,月光明素盘。
跪进:古人席地而坐,上半身挺直,坐在足跟上。雕胡饭:即菰米饭。雕胡:就是“菰”,俗称茭白,生在水中,秋天结实,叫菰米,可以做饭,古人当做美餐。素盘:白色的盘子。一说是素菜盘。

令人惭漂(piǎo)母,三谢不能餐。
惭:惭愧。漂母:在水边漂洗丝絮的妇人。三谢:多次推托。不能餐:惭愧得吃不下。

1、詹福瑞 等 李白诗全译 石家庄 :河北人民出版社 ,1997 :814-815
2、裴 斐 李白诗歌赏析集 成都 :巴蜀书社 ,1988 :384-386

wǒ xiǔ wǔ sōng xià ,jì mò wú suǒ huān 。我宿五松下,寂寞无所欢。
tián jiā qiū zuò kǔ ,lín nǚ yè chōng hán 。 田家秋作苦,邻女夜舂寒。
guì jìn diāo hú fàn ,yuè guāng míng sù pán 。 跪进雕胡饭,月光明素盘。
lìng rén cán piāo mǔ ,sān xiè bú néng cān 。 令人惭漂母,三谢不能餐。

提示:拼音为程序生成,因此多音字的拼音可能不准确。

宿五松山下荀媪家翻译

暂无翻译!

《宿五松山下荀媪家》赏析

暂无赏析!

《宿五松山下荀媪家》作者

李白李白

李白(701─762),字太白,号青莲居士,祖籍陇西成纪(今甘肃省天水县附近)。先世于隋末流徙中亚。李白即生于中亚的碎叶城(今吉尔吉斯斯坦境内)。五岁时随其父迁居绵州彰明县(今四川省江油县)的青莲乡。早年在蜀中就学漫游。青年时期,开始漫游全国各地。天宝初,因道士吴筠的推荐,应诏赴长安,供奉翰林,受到唐玄宗李隆基的特殊礼遇。但因权贵不容,不久即遭谗去职,长期游历。天宝十四年(755)安史之乱起,他隐

宿五松山下荀媪家原文,宿五松山下荀媪家翻译,宿五松山下荀媪家赏析,宿五松山下荀媪家阅读答案,出自李白的作品

本文内容由网友上传(或整理自网络),转载请注明:https://www.lljyj.com/gushiwen/212.html

« 上一篇
下一篇 »

相关诗词推荐

  • 江城子·凤凰山下雨初晴

    【江城子】 

     湖上与张先同赋,时闻弹筝 凤凰山下雨初晴, 水风清,晚霞明。 一朵芙蕖, 开过尚盈盈。 何处飞来双白鹭, 如有意,慕娉婷。 

    忽闻江上弄哀筝, 苦含情,遣谁听! 烟敛云收, 依约是湘灵。 欲待曲终寻问取, 人不见,数峰青。

  • 次北固山下

    客路青山外,[2]行舟绿水前。 潮平两岸阔,[3]风正一帆悬。 海日生残夜,[4]江春入旧年。 乡书何处达,[5]归雁洛阳边。[6]

  • 归园田居(种豆南山下)

    【归园田居】 种豆南山下[1],草盛豆苗稀。 晨兴理荒秽[2],带月荷锄归[3] 。 道狭草木长[4],夕露沾我衣。 衣沾不足惜,但使愿无违[5] 。

  • 西江月·山下旌旗在望

    【西江月】 井冈山 山下旌旗在望, 山头鼓角相闻。 敌军围困万千重, 我自岿然不动。 早已森严壁垒, 更加众志成城。 黄洋界上炮声隆, 报道敌军宵遁。

  • 渔父·石帆山下雨空濛

    【渔父】 灯下读玄真子渔歌,因怀山阴故隐,追拟 石帆山下雨空濛, 三扇香新翠箬篷。 蘋叶绿,蓼花红, 回首功名一梦中。

  • 行次寿州寄内(紫金山下水长流)

    【行次寿州寄内】 紫金山下水长流, 尝记当年此共游,[1] 今夜南风吹客梦,[2][3] 清淮明月照孤舟。[4]

  • 食荔枝(罗浮山下四时春)

    【食荔枝】 罗浮山下四时春, 芦橘杨梅次第新; 日啖荔枝三百颗, 不辞长作岭南人。

  • 宿五松山下荀媪家

    我宿五松下,寂寞无所欢。 田家秋作苦,邻女夜舂寒。 跪进雕胡饭,月光明素盘。[1] 令人惭漂母,三谢不能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