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郊

孟郊的资料

朝代: 唐代诗人

孟郊图片孟郊(751─814),字东野,湖州武康(今浙江德清县)人。早年隐居河南嵩山。后两试不第,直到四十六岁时才中进士。五十岁时任溧阳县尉,由于抱负不得施展,便放迹山林间,吟诗度日,以致公务多废,县令便另委他人代行职务,并把他的俸禄减去一半,不久辞官回家。后经河南尹郑余庆的推荐,出任河南水陆转运判官,晚年多在洛阳度过。宪宗元和九年,郑余庆再度聘他往兴元府任参军,携家眷前往,病死在赴任途中。他为人耿介倔强,一生穷愁潦倒,所以他的诗大多是抒发个人的坎坷不遇和揭露世态炎凉,用字追求「瘦」、「硬」。但由于个人的清贫生活而对劳动人民的疾苦有所体会,所以又写了不少象《寒地百姓吟》、《织妇辞》等反映民间疾苦的诗。著有《孟东野集》,存诗四百余首。

孟郊铁事:郊岛情结

中唐诗人孟郊、贾岛的合称。孟郊比贾岛大28岁,是贾岛的前辈诗人。但他们都是遭际不遇,官职卑微,一生穷困,一生苦吟。孟郊“一生空吟诗,不觉成白头”(《送卢郎中汀》);贾岛“一日不作诗…

孟郊评价

唐人认为孟诗是“元和体”的一种,“元和已后”,“学矫激于孟郊”(李肇《唐国史补》)。唐末张为作《诗人主客图》,以他为“清奇僻苦主”。宋诗人梅尧臣、谢翱,清诗人胡天游、江湜、许承尧,…

孟郊故里

孟郊故里位于浙江德清县城武康,“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唐代诗人孟郊的《游子吟》妇孺皆知。到了浙江德清县城武康,方知这里就是孟郊故里,诗人足迹犹存。清河坊故里,有东野古井和孟郊…

孟郊纪念

孟郊谢世后不久邑人即立孟郊祠,它位于德清县武康镇春晖街与铁路交叉口往西10余米。因晚唐兵乱不断而遭毁。南宋景定年间(1260--1264)武康知县国材喜得进士舒岳祥祖传家藏的孟郊遗…

孟郊生平

孟郊:湖州武康人(今浙江湖州市德清县武康镇),祖籍平昌(今山东临邑县),先世居洛阳(今属河南)。父庭玢,任昆山县尉时生郊。孟郊早年生活贫困,曾周游湖北、湖南、广西等地,无所遇合,屡…

孟郊诗风

人们曾把孟郊与韩愈并称“韩孟诗派”,主要是因为他们都尚古好奇,多写古体诗。但孟郊所作,多为句式短截的五言古体,用语刻琢而不尚华丽,擅长寓奇特于古拙,如韩愈所谓“横空盘硬语,妥帖力排…

孟郊作品

孟诗现存500多首,以短篇五古最多,没有律诗。艺术上不蹈袭陈言,或擅长用白描手法,不用典故词藻,语言明白淡素,而又力避平庸浅易;或“钩章棘句,掐擢胃肾”(《墓志》),精思苦炼,雕刻…

孟郊轶事:巧挫钦差

唐朝时候,武康县出了个才子叫孟郊。这个孟郊出身微贱,但读书用功,方才出众。一年冬天,有个钦差大臣来到武康县了解民情。县太爷大摆宴席,为钦差大人接风。正当县太爷举杯说“请”,钦差大人…

本文内容由网友上传(或整理自网络),转载请注明: https://www.lljyj.com/writer/366.html

« 上一篇
下一篇 »
  • 游子吟

    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 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 谁言寸草心,[1]报得三春晖。[2]

  • 登科后

    昔日龌龊不足夸,[1] 今朝放荡思无涯。[2] 春风得意马蹄疾, 一日看尽长安花。

  • 游子吟 / 迎母漂上作

    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
    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
    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

  • 古别离

    欲别牵郎衣,「郎今到何处? 不恨归来迟,莫向临邛去!」

  • 劝学(青春须早为)

    击石乃有火,不击元无烟。
    人学始知道,不学非自然。
    万事须己运,他得非我贤。
    青春须早为,岂能长少年。

  • 秋怀十五首

    孤骨夜难卧,吟虫相唧唧。
    老泣无涕洟,秋露为滴沥。
    去壮暂如剪,来衰纷似织。
    触绪无新心,丛悲有馀忆。
    讵忍逐南帆,江山践往昔。

    秋月颜色冰,老客志气单。
    冷露滴梦破,峭风梳骨寒。
    席上印病文,肠中转愁盘。
    疑怀无所凭,虚听多无端。
    棓桐枯峥嵘,声响如哀弹。

    一尺月透户,仡栗如剑飞。
    老骨坐亦惊,病力所尚微。
    虫苦贪夜色,鸟危巢焚辉。
    孀娥理故丝,弧哭抽馀噫。
    浮年不可追,衰步多夕归。

    秋至老更贫,破屋无门扉。
    一片月落床,四壁风入衣。
    疏梦不复远,弱心良易归。
    商葩将去绿,缭绕争馀辉。
    野步踏事少,病谋向物违。
    幽幽草根虫,生意与我微。

    竹风相戛语,幽闺暗中闻。
    鬼神满衰听,恍愡难自分。
    商叶堕干雨,秋衣卧单云。
    病骨可剸物,酸呻亦成文。
    瘦攒如此枯,壮落随西曛。
    袅袅一线命,徒言系絪缊。

    老骨惧秋月,秋月刀剑棱。
    纤威不可干,冷魂坐自凝。
    羁雌巢空镜,仙飙荡浮冰。
    惊步恐自翻,病大不敢凌。
    单床寤皎皎,瘦卧心兢兢。
    洗河不见水,透浊为清澄。
    诗壮昔空说,诗衰今何凭。

    老病多异虑,朝夕非一心。
    商虫哭衰运,繁响不可寻。
    秋草瘦如发,贞芳缀疏金。
    晚鲜讵几时,驰景还易阴。
    弱习徒自耻,暮知欲何任。
    露才一见馋,潜智早已深。
    防深不防露,此意古所箴。

    岁暮景气干,秋风兵甲声。
    织织劳无衣,喓喓徒自鸣。
    商声耸中夜,蹇支废前行。
    青发如秋园,一剪不复生。
    少年如饿花,瞥见不复明。
    君子山岳定,小人丝毫争。
    多争多无寿,天道戒其盈。

    冷露多瘁索,枯风饶吹嘘。
    秋深月清苦。虫老声粗疏。
    赪珠枝累累,芳金蔓舒舒。
    草木亦趣时,寒荣似春馀。
    自悲零落生,与我心何如。

    老人朝夕异,生死每日中。
    坐随一啜安,卧与万景空。
    视短不到门,听涩讵逐风。
    还如刻削形,免有纤悉聪。
    浪浪谢初始,皎皎幸归终。
    孤隔文章友,亲密蒿莱翁。
    岁绿闵似黄,秋节迸已穷。
    四时既相迫,万虑自然丛。
    南逸浩淼际,北贫硗确中。
    曩怀沉遥江,衰思结秋嵩。
    锄食难满腹,叶衣多丑躬。
    尘缕不自整,古吟将谁通。
    幽竹啸鬼神,楚铁生虬龙。
    志生多异感,运郁由邪衷。
    常思书破衣,至死教初重。
    习乐莫习声,习声多顽聋。
    明明胸中言,愿写为高崇。

    幽苦日日甚,老力步步微。
    常恐暂下床,至门不复归。
    饥者重一食,寒者重一衣。
    泛广岂无涘,姿行亦有随。
    语中失次第,身外生疮痍。
    桂蠧既潜污,桂花损贞姿。
    詈言一失香,千古闻臭词。
    将死始前悔,前悔不可追。
    哀哉轻薄行,终日与驷驰。

    流运闪欲尽,枯折皆相号。
    棘枝风哭酸,桐叶霜颜高。
    老虫干铁鸣,惊兽孤玉咆。
    商气洗声瘦,晚阴驱景芳。
    集耳不可遏,噎神不可逃。
    蹇行散馀郁,幽坐谁与曹。
    抽壮无一线,剪怀盈千刀。
    清诗既名朓,金菊亦姓陶。
    收拾昔所弃,咨嗟今比毛。
    幽幽岁晏言,零落不可操。

    霜气入病骨,老人身生冰。
    衰毛暗相刺,冷痛不可胜。
    鷕鷕伸至明,强强揽所凭。
    瘦坐形欲折,晚饥心将崩。
    劝药左右愚,言语如见憎。
    耸耳噎神开,始知功用能。
    日中视馀疮,暗锁闻绳蝇。
    彼齅一何酷,此味半点凝。
    潜毒尔无猒,馀生我堪矜。
    冻飞幸不远,冬令反心惩。
    出没各有时,寒热苦相凌。
    仰谢调运翁,请命愿有征。

    黄河倒上天,众水有却来。
    人心不及水,一直去不回。
    一直亦有巧,不肯至蓬莱。
    一直不知疲,唯闻至省台。
    忍古不失古,失古志易催。
    失古剑亦折,失古琴亦哀。
    夫子失古泪,当时落漼漼。
    诗老失古心,至今寒皑皑。
    古骨无浊肉,古衣如藓苔。
    劝君勉忍古,忍古销尘埃。

    詈言不见血,杀人何纷纷。
    声如穷家犬,吠窦何訚訚。
    詈痛幽鬼哭,詈侵黄金贫。
    言词岂用多,憔悴在一闻。
    古詈舌不死,至今书云云。
    今人咏古书,善恶宜自分。
    秦火不爇舌,秦火空蓺文。
    所以詈更生,至今横絪缊。